2017/04/01

Day 46 - 他是什麼意圖?


Day 46 - 他是什麼意圖?


一個以前「傷害」過我家人的人跟我打招呼,我很尷尬的也打招呼了,我很矛盾,最早以前他和我家人關係還不錯的,雖然不知道他的初心是如何;之後因為某件利益他毀謗我家,為了達到他的利益;現在這階段有平息了,但我不知道他的內心現在的想法是什麼,讓我感到困惑,不知道我要用什麼態度來對待他才能夠不讓我家人感到不舒服而又能讓他不會帶有惡意。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於他對我們家所做的事感到害怕,因為我不知道單就我自己一個人的能力有沒有辦法解決,但在這裡我沒有仔細去察看我的害怕的由來-我害怕我們家被欺負,會沒辦法維持居住的環境的平安、良好。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們家被欺負,會沒辦法維持居住的環境的平安、良好,因為害怕自己的生活不安穩。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自己的生活不安穩,害怕改變、動盪。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改變、動盪,因為改變、動盪會使我脫離我現在所是的-那些我長久以來接受和允許的,而沒有去看見、領悟和瞭解到我所是的-生命-一直都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那些我所接受和允許的是我必須去解除的限制。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覺得面對他很尷尬,而沒有去誠實的對我自己檢查,事實上是我不願意去改變我的思維模式和與人相處的固定模式和我所在人前表現的樣子/個性,還有我所定義的我的個性、習慣。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用過去與他有關的記憶去定義他現在所是的,進而讓自己產生了矛盾、尷尬、困惑的情緒和反應,而不是用平等的角度去對待他,保持用常識去處理/表達自己並處在這裡,但也要記得有點警惕之心來保護自己和家人。


當我遇到他時
-我停止,我呼吸
-我看到、領悟和了解到與他有關的過去記憶是代表了我(和家人)經歷過,但那不是代表它能決定我現在的此刻所必須受他的影響-產生矛盾、尷尬、困惑的情緒和反應,但那可以成為我學習、進步的教材,讓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保護我的家人和自己。
-所以,我承諾我自己,用平等的角度去對待他,保持用常識去處理/表達自己並處在這裡,並也要記得保持警惕之心來察覺他人的意圖,保護自己,做好防禦。



DIP線上課程—學習如何超越心智系統
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f=9&t=690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locale=z


2017/03/30

(轉)Day 564—給回我自己 (Self-Forgiveness)


走向生命的旅程

 Day 564—給回我自己 (Self-Forgiveness)



有在接觸Desteni我進程(DIP)的課程以及相關資料和文章的人們,已經看到我們在走回生命的過程中經常使用的基本工具,也就是自我寬恕和自我修正陳述,在這裡我將討論一下這個自我寬恕工具的一個根本的層面。


在我們團體的資料中曾經也討論過許多關於自我寬恕這個詞和工具的意義,但我將就中文的譯文對這個工具做一些補充,因為雖然我們一再的在我們的文章裡面示範了這個工具的使用方式,但有不少人們僅僅因為對於寬恕一詞的反應和聯想而退卻或是產生了誤解,或者有些學員們已經在使用了這個工具卻仍然連結到一些價值和能量反應,例如認為寬恕這個詞有上對下的意味,或者連結到宗教的贖罪或懺悔,或者關聯自己的心智人格中的自我批判而希望能藉由饒恕自己的罪惡和錯誤來得到解脫等等,但這些都並不是這個工具的本意。


我們會使用自我寬恕一詞是來自英文的Self-Forgiveness,更直接地將字義的本質說明出來可以經由這個字的拆解,於是就如同自身的給予,也就是給回我自己的意思,因為我們有生以來在心智的循環中總是不斷地削弱和減少自己,給自己諸多的定義,卻沒有活出自身作為完整的生命的每一片刻,所以整個進程都是要將這些自我定義和自我宗教/意見等等給鬆綁和解除,於是我們不必活在重複的假象之中而是每一刻都在新的現實環境當中,以本是自由與力量和簡單的生命與其他生命共享這個地球和世界。


使用寬恕一詞也是能夠到達這層理解,因為一個人在終於願意面對自己過去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束縛與後果中寬宏的饒恕或原諒自己的自私作為,於是便能夠在一體平等中逐步給回自己原本完滿如同自信和有尊嚴的生命。但或許我們可以採納更容易和完整的為自己和他人看見這個工具的效用的解決方式,建議可以使用如下可以互相變通的方式進行自我寬恕/給回:


我寬恕與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長期以來對自己使用各種定義如同我的人格模式來約束我自己於是沒有活出自己如同生命的完整


我寬恕/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我自己本是生命的自由與力量,卻寧可使用重複的心智模式來渺小化和脆弱化我自己


我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自有生以來沒有給予我自己一個生命本有的尊嚴與平等,於是我在進程之中有紀律地進行自我寬恕/給回和自我承諾來回到生命固有的一體平等之中




DIP線上課程學習如何超越心智系統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EQAFE--https://eqafe.com/ (教育產品)


2017/03/29

Day 45 - 他好有趣



Day 45 - 他好有趣


在瀏覽網頁時總會注意某人的訊息,看到有什麼有去的事也會想跟他說,想起他總是惹人發笑,熱心助人,雖然有時候發言是帶著情緒或是有非對全體最好為出發點的發言或是方法不對。






(主要對回憶對現實的影響做寬恕)

我宽恕和給回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尋找某人的訊息或看到某人的訊息時回憶有關他的愉快片段,並體驗到一個愉悅的正面感覺,而當他沒回應、沒消息的那一刻正面感覺就消失,面對感覺的幻滅。

我宽恕和給回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沒有活在現實中,去參與現在的人和物,並且接受這個人真實的樣子/表達,能夠讓我自己去無條件的放開這個我對他以前的表達聯結在正面感覺的記憶和感覺,並支持我自己去擁抱他人的感變和每刻在物質世界表達/呈獻的樣子。


当我看到我自己在回憶和感覺有關他的信息時
-我停止,我呼吸
-我領悟到記憶中的他是記憶中的他,現在的他也是他,我應該要無條件的去接受和擁抱他人在此刻所表達/呈獻的,而非比較回憶和現實,分離了自己,讓自己滯留在過去,且陷入正面感覺和負面情緒之中,陷入了兩極,加深了與真實的我的分離。
-我承诺我自己活在这里,作为这个时刻,专注在与这个环境中的人和物的互动上,并且允许我自己无
条件的去享受这个时刻如同它存在于我的现实。




DIP線上課程—學習如何超越心智系統
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f=9&t=690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locale=z

Day 44 - 又出錯了


Day 44  - 又出錯了


今天工作出了小問題,跟主管回報,雖然店長在電話中稍微唸了一下,但想到了在回憶中店長生氣的臉就感到害怕,於是就開始想:「明天他會不會又大發雷霆?一直指責我/我們哪裡沒做好,一直指責我/我們、批評我/我們。」然後就感覺/反應情緒低落、消沉沮喪,又想起自己因為之前的工作經驗而不敢換工作、自我鄙視、批評。家人有的也說我很墮落,躲在舒適圈而不敢去嘗試。


(這裡主要是對回憶影響到現實做寬恕)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當我在過去遇到店長生氣忿怒時起了害怕、慌張無錯的反應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去看到、領悟和理解到-我實際上是在假定那個生氣的人會傷害我,但是沒有真正的去確定這個,所以我實際上是在對我自己的心智中製造出來的我自己的假定做出害怕的反應。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一個我面對忿怒的人仕的過去時刻和我對忿怒的人仕會對我做什麼事的假定,影響我去有效的執行我的工作的能力。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去看到、領悟和理解到-我實際上是在用以前的回憶在假定那個生氣的人會做什麼事/出現什麼反應,而沒有實際上的去確認這個,所以我實際上是在對我自己的心智中製造出來的我自己的假定做出情緒低落、消沉沮喪的反應。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一個我面對忿怒的人仕的過去時刻和我對忿怒的人仕會對我做什麼事/出現什麼反應的假定,影響我去作為我自己,享受每個這裡的瞬間的自由。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將情緒低落、消沉沮喪跟之前失業和之前的工作中的被孤立經驗聯結起來。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使用批評、鄙視自己來逃避自我改變、自我誠實面對自己。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想要逃避面對改變、對困難,因為那會讓我需要改變、需要學習,那我就不像現在已熟悉的那樣輕鬆了。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相信認為感覺改變是困難的,而將我自己給予了逃避以來面對改變。



當我看到我在面對一個忿怒者且反應害怕時
-我停止,我呼吸,保持在這裡
-我看見、領悟和理解到,我正在我的心智中去創造一個關於忿怒者會對我、將對我做什麼的假定,使得我在忙於對我自己捏造的假定起反應。
-所以,我承諾我自己去提醒我自己「我正在做我的工作(或做我的事情),為我自己(和全體)去做」,並且在這裡,不接受和允許我假定/推測他人將做/說什麼去決定我的行動。

當那個過去工作/無工作時的記憶以及在其中的情緒低落、消沉沮喪、自我鄙視、批評的反應出現在我的內在時
-我停止,我呼吸,我在這裡
-我看見、領悟和理解到,這段記憶也許存在於我的內在,但是這並不表明他將在这一时刻去定
义“我是谁”。
-所以,我承诺我自己去,在我吸入时呼吸进这些反应/能量,然后在呼出时,无条件地放下这
个反应-在说话的那一刻,呼吸同时对自己温柔。

當我看到我在批評、鄙視自己時
-我停止,我呼吸,保持在這裡
-我看見、領悟和理解到,對全體好的改變是自我誠實;改變是給予生命一個橋樑;改變是駛向偉大的航道(海賊王中毒),它是給予生命機會。
-所以,我承诺我自己去,活勇敢,活改變=給予。





DIP線上課程—學習如何超越心智系統
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f=9&t=690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locale=z




2017/03/28

Day 43 - 不講理的反駁者






Day 43 - 不講理的反駁者


我生活中有一個不講理的反駁者,為反駁而反駁,只要有一個點可以反駁,他會一直用言語攻擊你,反駁你,而且帶著大音量跟怒氣。每當他開始反駁,我就開始忿怒,心中響起:「為什麼要跟我作對!你可以不要講話嗎?你可以安靜嗎?」越湧越盛的怒氣在我腦中升起,身體不舒服,緊繃,因為我壓抑我的忿怒,我害怕我的怒氣會爆發,那對大家的關係不好。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相信那個在我裡面升起的能量-生氣和憤怒經驗和暗聊是真的而它給了我力量,而事實上我正在耗竭我自己並放棄真正的"力量",那是在物質的這裡如同我去指導我自己穩定、整合和自我信任的能力。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相信怒氣和大聲能夠控制他人照我的想法來做,是個強而有力的武器。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因為看到人們都是這樣—想要他人照自己的意思/想法做,就用大喊大吼和怒氣、情緒去影響、責備他人,而沒有自我誠實的去看見當我產生、累積或壓抑怒氣、加大音量說話時,那是讓我自己不穩定、放棄我真正的"力量",讓我失控,失去和放棄自己主導自己的真正力量。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處在在那生氣/憤怒的狀態之中,在那裡我經驗自己如同壓制了爆炸,在其中我創造和餵養了「我是有力量的,因爲我可以就這樣"讓我自己出去"並且放出我裡面的生氣憤怒武器到我周圍的世界而得到我想要的結果」的想法,而這事實上正是那個信念,在當中我會活在我是比我的情緒/反應更小的聲明之中,而在那兒我明顯的無法為我的經驗負責且無法去發現和為我的現實活出解決方式。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使用憤怒、大吼、大喊想達成我的目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相信憤怒、大喊、大吼能夠讓我得到我想要的目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定義生氣和憤怒的經驗在我自己裡面如同力量,在當中我秘密的在我心智中使用如一個對抗他人的威脅—秘密的要他們去看見和害怕在我裡面的憤怒,而事實上我是那個實際上在害怕並沒有為我自己站起來的人。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相信我是經由持續地允許我自己去餵養這個在我裡面生氣/憤怒的點在"責怪他人,追究他人的不是",而不是領悟到這個生氣/ 憤怒正在對我指出一個深化的恐懼點,在當中我沒有實際有效地引導那個我仍然在分離的點。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用能量和生氣/憤怒的經驗連結力量與強勢。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和了解任何我對著某事或某人經驗的生氣/憤怒,事實上與那個在我外面的事和人沒有關係,卻與我自己有所有的關係—因為那生氣/憤怒存在於我之內,他是關於我—而不是關於任何其他的事或人。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如此容易經由投射我的生氣/憤怒到他人而轉移我的焦點到外面,因此我可以為我的經驗責備他們並操弄我自己去相信他們才是問題的所在—而不是在我自己裡面退一步並問我自己: 在這時刻的我是誰? 為什麼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參與在生氣/憤怒裡面? 還有—這個發源於我自己裡面怒氣是由哪裡來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領悟和了解,生氣/ 憤怒是一個由我裡面出現的摩擦的顯現和深化的後果,去顯示我和告訴我: 在我裡面存在一個問題或議題或偏離是我需要去調查、負責和改變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領悟和了解,生氣/憤怒在顯示我在我裡面存在著衝突—顯現在我自己的某些部份和某些層面: 我在與我自己抗爭。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領悟和了解到,在人和人們之間的戰爭在此正顯示了我們這個點—那不是一個解決方式—而是一個鏡子映照了我們如何存在我們自己中以及我們如何對待我們自己: 利用生氣/ 憤怒、暴力和抗爭—而不是在了解、寬恕和支持中移動和支持,因此我們可以學習和成長而非持續創造衝突和毀壞。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已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不去看見/領悟/了解,生氣/ 憤怒不是我所是的,而當面對一個在我裡面或在我的現實當中的一個點時,我不需要變成或維持與我自己或他人的生氣/憤怒。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去變成與我自己的生氣/憤怒, 而非領悟那生氣/憤怒是自我創造的而我不必要去參與在它裡面。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因為我生氣了而去責備我自己,而不是負起我的責任,對我自己溫柔,慢慢告訴我自己:「去看見是哪個點我沒有面對它。」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已經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評斷生氣/憤怒並去相信生氣/憤怒是某件”壞事”,於是在這之中,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去由”生氣/憤怒”分離我自己,而非允許我自己去了解它和看見它如何運作以及它正向我顯示了什麼。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了解到生氣/憤怒只會在我還沒有聆聽我自己也沒有支持我自己的時候出現—所以現在生氣/憤怒出現如同一個叫喊,因此我可以開始去聽到我自己並帶我聚焦在我自己裡面的一個議題。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問我自己這個問題: 如果 生氣/憤怒在我裡面發生了,我正在嘗試向我自己顯現的是什麼? 我正在嘗試與我自己溝通的是什麼? 我正在嘗試帶我注意在我自己裡面的是什麼? 卻反而評論生氣/憤怒是”壞事”並且立即的壓抑它,或我會完全的實體化生氣/憤怒並利用它去猛擊我自己和/或他人—然而,從未真的在生氣/憤怒面前支持我自己,或在這個過程之中學習任何事情。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我被反駁而感到生氣(不管反駁成不成立)。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允許自己被反駁/反對。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當有人反對我而反應生氣,而沒有去看見我為何生氣。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當別人跟我說「不」類似的詞/意時感覺/反應不舒服,因為我不喜歡別人反對或拒絕我。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不喜歡別人反對或拒絕我,因為拒絕和反對就好像是否定了我、我的所有。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別人的反對或拒絕看做/理解/定義為否定我、我的所有,而沒有為我自己去看見、檢查、察看我自己;去了解到我已經將我自己的人生、我的生命、我的生活和作為當作一個可供他人評價、定義、下結論的一個死物-不會動,任憑他人擺佈,成為他人想要它成為的樣子。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察覺、領悟和了解到我自己的人生、我的生命、我的生活和作為或他人的人生、生命、生活和作為是不能夠被定義/評價的-生命就是生命本身,他要活什麼、表達/呈獻/表現什麼都是自由的,因為生命就是自由本身,而不是限制、拘束、死物。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害怕我的人生、我的生命、我的生活和作為被定義/評價為壞的、不好的、負面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活我的人生、我的生命、我的生活和作為」的責任給予了他人,讓他們決定我接下來該「活」、做什麼事,而不是對我自己負責。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 我的人生、我的生命、我的生活和作為 當作了死物,而不是我的表達,我的生命;我的人生、我的經歷是那我所經歷過的,他是資料也是我成長,學習的一個機會,讓我能從中活出生命,活出自己,活出自由。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 我的人生、我的生命、我的生活和作為 當作了一個物件去評價它,而不是看見、領悟和了解到評價、比較都是分化、分離我們=一體的心智創造物,生命是不能被評價、侷限的,而只能活,而他就是活、生命本身。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當我在聽到/看到某人又開始帶著厭惡、不耐煩的表情來反駁我、反對我時起了憤怒的反應。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領悟和理解到在我之內的憤怒是關於我自己個人的,和他所說所做或表現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讓某人生氣和批評/反對我的回憶影響我作為生命的表達。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讓某人生氣和批評/反對我的回憶/畫面成為我陷入憤怒能量的理由/藉口,而沒有對我自己誠實的去檢查在我之內那我隱藏的點。





當我看到我自己在看見別人忿怒/激動的反駁/反對/批評/則罵我時或我看見別人忿怒/激動的反駁/反對/批評/則罵我並且我感到忿怒時
-我停止,我呼吸
-我看見、領悟和理解到,那忿怒的圖像是他所表現的那一刻,代表他有隱藏、逃避、沒看見的點需要解決,而我如果對於他所表現或所說的感到生氣,那同樣是我隱藏、逃避、沒看見的點需要解決,這是我的忿怒所要提醒我的。
-我承諾我自己,在發現我對他人起忿怒的反應時,停止,並察看我裏面,自我誠實的面對自己,寬恕那個我所逃避的點,在忿怒中成長,給回自己生命,我期待。

當別人反駁/反對/批評/則罵我時
-我停止,我呼吸
-我看見、領悟和理解到,評價、比較都是分化、分離我們=一體的心智創造物,生命是不能被評價、侷限的,而只能活,而他就是活、生命本身。
-我看見、領悟和理解到,當他人在評價/批評我時,他是在表達他的思想、觀點,但那並不能定義/代表我是誰,我對我自己的進程負責,對我的生命、我自己負責,他人所說的一切都可以是我成長學習的材料,以加速我解構心智,對全體更有幫助。


DIP線上課程—學習如何超越心智系統
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f=9&t=690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locale=z





2017/03/27

(轉)自我寬恕-自我寬恕如何自己做(Self-Forgiveness DIY)


自我寬恕-自我寬恕如何自己做(Self-Forgiveness DIY)



寫下或說出自我寬恕,建議使用"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的敘述方式。

因為如此你可以清楚地負起自我責任,了解那是經由你的接受和允許才成為你經驗的自己以及你生活的方式。

面對任何時地出現在你心裡的東西,你隨機的,無條件的,自發地寫下自我寬恕。

或者,無條件而自發地寫下你的感覺,經驗,想法。將你自己寫出自由。由這裡開始,你會看到一個議題的展開。例如:害怕批評。

為了探索一個議題的所有面向和角落,有些問題可以幫助你:
我害怕被評價的是什麼?
過去誰如此批評我?
我過去如何反應?
有哪些情緒涉入?
我如何處理這些情緒—我做了什麼?
在被批評的情形下我如何看自己?
我如何看待這個批評我的人?
在我生命的哪些時候我以自己害怕被批評的方式批評他人?
由這樣的經驗中我創造出什麼看法/信念/結論?
根據這樣的經驗我創造並活出了怎樣的自我定義?

讓我們以責備為例。例如你發現你為了你的存在狀態責備你媽媽。

我如何看待我自己?
在這情形裡我如何看待我媽媽?
我如何看待我與媽媽的關係?
在那個關係裡我是誰?
我如何感覺我自己,有什麼情緒和想法涉入?
我在哪方面責備我媽媽?
我如何感覺我媽媽,有什麼情緒和想法涉入?
在哪方面我以責備我媽媽的方式責備他人?
根據這些責備我對我自己和我的人生有什麼結論和暗示?
責備有什麼意涵?
為什麼比負起自我責任和主導自己改變,我將更多的價值放在"什麼是對的"?
我如何判斷我自己不必改變?

如此你便可由一個要處理的議題中問出所有可能的問題以確保你沒有遺漏任何一點。當你由一個問題展開答案的時候,你必須非常精確—不要籠統。總是問你自己:例如--我到底在害怕/批評/欲求/暗示什麼。必須針對你以及你如何過你的生活來問。

你可以發現這些問題的觀點在於:
思想/信念、意見/批評、判斷、暗示、
情緒、恐懼/害怕、慾望/需求、
模式/習慣/防衛機制。

這裡呈現另一個結構方式,確保你不會有所遺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1,因為A和B。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A。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自己了解A暗示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使用A去成為1的理由,而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B。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自己了解B暗示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使用B,而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自己看到和了解A和B表示我2…

如此你讓自己展開你所接受和允許的令你自己成為和變成的模式—讓你看見你。你檢查議題中的每一個字並調查信念、情緒、批評、意見、判斷、暗示的每一個字。當你在展開時,另一個議題會打開,議題2是相關於議題1的。現在你繼續同樣的方式直到感覺變空,直到你的身體經驗到空無—然後你知道沒有隱藏的事物而你已經處理所有和你的議題有關的項目了。

正確的應用:
自我寬恕若是沒有自我主導的行為修正仍是無用的。你應用了自我寬恕去看到你如何接受和允許成為一個設計好的性格—而由這裡,你主導你自己去停止,去改變,因此你榮耀生命做為你自己並與全體生命一體平等。你可以用你是誰和你不是誰的方式,並用什麼是你自己做為你的生命可以接受允許和什麼不是你將接受允許的方式,來描述你的自我修正行為來做領悟/了解的聲明。

例如:我不是我的情緒。我不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被情緒所主導。我了解情緒僅僅是反應—被設計和制約而由特定情形產生。我不接受或允許我自己的存在如同一個被制約的設計。我在這裡主導我自己。我是我自己和我的世界的主導原則。

當你看到/了解你真正是誰,以及你想要用某方式表達你與所有生命一體平等的榮耀時,你可以描述你的正確應用。

你可以使用"而非"來描述你在自我寬恕聲明中的正確應用。
例如:我原諒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將希望放在小孩/父母的身上—而非自我負責並主導自己一體平等。

展開

讓我們舉出某個特定陳述作為展開的實例 (強調的字詞/陳述是需要提出的疑問):

當我的伴侶問我時間的時候我用生氣的態度跟他說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我的伴侶生氣。(我為何要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生氣因為當我有需求的時候他沒有注意我反而只對時間有興趣。(還有其他的情緒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感到被忽略/拒絕/不被愛因為我的伴侶沒有給我我所期待的注意。

(這裡是投射的部分=看到當我責備他人對我做了什麼的時候,其實是我對自己做了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忽視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拒絕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愛我自己。
(更多的展開會來自這樣的詢問:我何時會感到被忽略/拒絕/不被愛?哪些人會讓我感到這些情緒?我在這些人面前如何定義自己?那意味著什麼?)

繼續:(我到底在我的伴侶身上期待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期待我的伴侶/他人看到我的感受並安慰我/使我感覺變好—而非當有事情要分享的時候由我主導自己去說明/表達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責備我的伴侶因為他沒有感受到我的情緒狀態—而非了解我對我的情緒/反應負有責任。

(我什麼時候責備?)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使用責備讓我自己由當下分離並放棄自己的責任。

(我為什麼放棄自己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自己的責任給予他人/上帝/靈性(例如)因為我感到我自己比他人/上帝/等等渺小。

(我為什麼期待注意力?)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由我的伴侶身上期待/需要/欲求注意力,以感到有價值/對我自己感覺較好/感到被愛。

(那表示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自我價值和愛放在"獲取他人的注意"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慾望/需要/期待之中—而非活在表達自我主導和自我負責的在這裡的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定義愛為"獲取他人/伴侶的注意"而沒有讓自己給自己注意力和愛自己。

(我為何要由我自己分離出注意力,自我價值和愛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由自己分離出注意力,自我價值和愛—因為我相信這是某些他人應該為我做的事。

(這個信念暗示了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這個信念—人生是值得活的只因為他人關心我並給我注意力並認為那才是我所定義的愛—而非我愛我自己和關心我自己。

(那是如何顯現的/我如何創造出這些?)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存在為一個記憶,即當我感覺不好的時候(例如)我爸爸安慰我,讓我覺得好過,因此如果我的伴侶沒有對我的情緒狀態做反應,就表示(=我心智的結論)他不愛我/我是不值得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依賴他人讓我覺得好過—而非自我負責並關心自己。

(在我的人生中覺得自己有價值的是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讓我的自我價值依賴他人的認可—並因此只在他人稱讚我或我的工作,為我感到驕傲,表達他們對我的注意力或對我感到滿意的時候才感受到我的價值。

(那意味著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經由滿足他人而存在,因為我將我自己放在比他人更少的位置。

在這裡如下的相關議題顯然打開了:
"依賴他人去感受生命是值得的/我是值得活的"
"自我價值僅僅經由滿足他人"
"將自己放在比他人較低/更少的位置"

由這裡更多的展開是需要的。
你可以發現奇妙的是你可以由一個議題/理解/陳述 "當我的伴侶問我時間的時候我用生氣的態度跟他說話。"去了解你如何接受和允許你自己生存的一個完整結構/模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anslated by Tanya Chou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anya Chou
我的部落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
我是一個Desteni我進程(DIP)的招募者 http://desteniiprocess.com/


原文出自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t=269

(轉)實際地創造我們每一個人都接受的世界


實際地創造我們每一個人都接受的世界



撰文: 眾人 日期: 2007年 8月30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文章)是個'經測試'活生生的例子而'每'個人都會'能夠'參與作為相等同和合一及'体驗'他們的'參與'所帶來一個新的世界.

我是怎樣在每一刻應用'實際寛恕'的, 我有外在察覺舉動之前我先應用(我)'那一刻的內在察覺'--所以在我的世界裏面我是被認知為一個毁滅者 -- 因為 --當我確定我已經對自己誠實和我察覺我所接納的表現/表逹(注:本性)而我已經'糾正了我自己'的自我表現/表逹, 我會'揭露/指出'其他人(內裏)需要更正的點子去到一個他們(外在, 所活在)的世界會毁滅的程度[注:外在的改變等同他們內裏本質的改變]--通常他們會生氣--'但無可避免地最終他們會以寛恕和理解回來'--這是我們怎樣'透過揭露/顯示教導世人', 內在的察覺相等同我們在每一時刻/瞬間裏所察覺得到的[我們]的外在表現/表逹.

看我們是怎樣創造我們這世界的 - 我(身處)的外在[世界]反映我的內裏[本性](源自我們隠藏了, 透過感到羞愧來否認[注:我羞愧-我還有良知]對我們所容許和接納在這個世界所顯現[出現/發生的]即是我們[我們指真實的本性. 注:自己的實際內在本性是真實地反映在外世界]因此這是為何我們没有真正站起來和為我們自己負起責任的原因: 對所有實際上是由我們[每一個人共同]直接導至的感到羞愧, 即是內裏的我顯現在我的外面亦即是這個我們[共同]存活在和体驗的世界) - 因此在每一時刻/瞬間有舉動或說話之前, 應用寛恕, 確保我處於自我察覺並相等同我[我自己處於但我本身亦就是自我察覺]我在自己裏面糾正需要被糾正的(就是那些透過我內裏所接納和容許而導至[同時]出現在我裏面和在我所活在的[外在]世界裏而那些都不是真正所構成的我 - 並不是我真正本性的那些) - 我們內裏的表現/表逹亦即是我自己的和外在亦即所活在的世界兩個的表現/表逹都會同時改變 - 因為那都是我而我是[能夠]對自己負起責任的, 同樣對內在和外在[的我]! 只有當証明了我的誠實相等同我[對自己誠實就是==我], 即是我任何時候在每一時刻/瞬間都對自己誠實即是自我表逹/表現完全是對內在的察覺: 我才有能力直接'指出'那些存在於其他人裏面但並不是他們的真正本性, 在他們裏面和他們外面 - 我跟着擁有能夠看出其他人內裏亦即是我[他們是我內裏即外面反映的一部份], 因為我察覺他們相等同[我察覺]我自己, 我可以直接看到因為我直接看而此舉相等同是我[因為相等同和合一]透過自我察覺[亦]即相等同是我作為我所構成/的定義. 我[裏面]活着的'內容'是透過和相等同誠實和內在察覺/自我察覺[誠實和內在察覺/自我察覺就是我, 當我說亦是誠實和內在察覺在說 - 因合一和相等同]而因此我知道其他人的構造作為我而我'不會接受和容許任何小於[==規限]他們自己的存在並成為我'. 因為我知道為何和究竟他們現在處於的形象和所相類似正是[他們]內裏所接受和容許和 我們所處的這個[外在]世界, 而[亦因為]並不是他們真正的本性因此世界上只顯現的都[只會]反映出那些並不是他們真正本性[假的] - 他們作為[合一]相等同我, 我是要負起責任的, 在每一時刻/瞬間當我看見我或[即是]我周圍的人在裏面接受和容許, 而反映/顯現在這個[外在]世界, 而那些並不是我們真正的本性. 因此--我對我在世界裏所參與的每時刻/瞬間負起責任以不危及或批判或嘗試把它的真相變得更好的方式. 我因此只相信我對自己的誠實相等同自我糾正的和確保我是透過真正的寛恕和糾正而自我本性糾正了--如果我不去做寛恕, 我會跌下 - 如果我做寛恕我會理解那人仕[注:是我部份內裏表現亦即外在反映的一部份]不會立即改變, 但經過一個去察覺自己真正本性的進程在一個没有我參與, 但'是'我因為那人仕亦相等同我. 我[對他]所輸入的[自我寛恕]是作為催化劑和結構性的共鳴就等同我在塲會引導至一個位置, [那人仕]啊--我看得見我所作的行為--每一件事情都會經歴這個周期由數天至兩年的時間--所以要有耐性--但對你所堅持的要有自信和堅定--在[應付]你自己世界裏所体驗的人和事時要相信自我寛恕和糾正行為應用--[自我寛恕和糾正應用]從內裏[逹至]而反映在外在身處的世界. 透過寛恕你不會立即感受到你的世界會改變--只是一種鬆減--時刻/瞬間的平和--跟着更多的衝突當你開始面對你自己.

當我堅持並不接受和容許他們小於[==規限]真正他們的本性作為我[相等同及外在反映]時很多人會有不同的反應 - 懼怕透過自我誠實而需要面對自己的本質因為這會代表對那些被我們內裏所接受和容許的等同自己從而反映/顯現在這個世界亦等同自己的羞恥是需要去面對而我們從來都没有在自己裏面站起來成為/相等同在每一時刻/瞬間中都是自我察覺和[對]自我誠實和對我們在裏面我們自己已接受和容許了的與及這個亦都是自己[自己的內現反映]的外在世界負起責任但反而只是畏縮在羞愧內: 這只不過是一個察覺要對自己誠實的一個進程, 即是透過自我本性察覺逹至自我本性誠實: 自己察覺自己, 自己對自己誠實, 自己對自己負責任 - 在存在萬物裏[亦即是我自己-我外在和內在]唯一存在的關係/栛議.

這個外在世界怎樣的存在, 就是我們[內裏]怎樣存在 - 內在所表現/表逹和外在所表現/表逹透過無數的時刻/瞬間在被不停地製造, 這已經歴了數不盡的時間. 因此在每一時刻/瞬間中的自我察覺是需要的而不再繼續停留在我們所接納和容許了[這並不是我們的本性]而表逹的時刻/瞬間, 透過寛恕我們在我們裏面糾正[已被我們接納和容許]那些時刻/瞬間, 透過自我誠實我們在我們表逹前, 先在我們裏面糾正了那些時刻/瞬間 - 跟着我們[才]表逹[自己]透過並相等同自我察覺.

所以= 神奇地 - 寛恕包圍所有的一切

不可思議的寛恕逐步解說

1. 我視生命等同一時刻/瞬間--一時刻/瞬間不是時間, 但是從[那]一點在一個時刻/瞬間內改變了我的体驗直到[另一]點那個瞬間再度改變--在介乎這個瞬間的開始和完結中--我觀察我內在的反應和活動--我可能像在交談中只有一次的呼吸或當我是一個觀察者時會有很多個的[時刻/瞬間]

一個時刻/瞬間並不等同時間. 我會這樣形容時刻/瞬間: 坐在客廳而有人走進來, 將會是時刻/瞬間的開始. 這一個特定時刻/瞬間的完結會是當你們任何一方站起來並走出去. 在那時刻/瞬間之內和在那期間的呼吸應用[以至]變為你自我的表現/表逹是如下: 吸氣和呼氣和那無限的瞬間[閉氣]介乎吸氣和呼氣之間. 在吸氣期間我觀察我對內在的察覺, 在介乎吸氣和呼氣之間存在着一個無限的瞬間, 而在呼氣期間我表逹/帶出我的內在察覺作為外在表現/表逹: 這個時刻/瞬間, 由吸氣到無限的瞬間到呼氣[所組成的] - 在每一個呼吸中都發生由開始到那整個時刻/瞬間的完結[在這一個時刻/瞬間內]相等同我的內在察覺透過我自己在我的外在表現/表逹內全部合而為一[合而為我]. 開始與完結作為一個時刻/瞬間包含了吸氣, 無限的瞬間 - 介乎吸和呼氣之間, 和呼氣. 而你就那樣繼續体驗到下一個時刻/瞬間, 那下一個時刻/瞬間是當你再一次變回獨自一個在客廳內, 即是你與那人仕在客廳一起体驗的瞬間所跟着[發生任何一方離開了]的下一個瞬間.

在那瞬間內和與那瞬間相等同的呼吸應用如下: 算四(4)下吸氣, 算四(4)下[閉氣]無限的瞬間介乎吸氣和呼氣之間, 跟着算四(4)下呼氣...而你繼續.

2. 在吸氣之內我觀察我內在的本性--去到誠實的頂點--我發覺若果我是不誠實--我之後會感到羞恥--在那吸氣前與呼氣前的[閉氣]時刻/瞬間--"時間" 停止而在那無限的瞬間(我在這無限的瞬間用挑戰自己的天生的判斷力[Common Sense]的本質/實質就是去看什麼是最適合在那時刻/瞬間中所有參與來做訓練. 即是說: 我實際地觀看每一個參與者如果我没有介入在那特定的時刻/瞬間內他們的生命會否繼續和我會否感激在無限或永遠裏[End of Time]當我迷失時有人會有勇氣去挑戰我的自我/自負和信念系統. 跟着我以那些挑戰和介入作為我的自己表現/表逹在那些人仕的生命之中, 對我自己負起責任去指運那時刻/瞬間去逹至必然發揮我最大的自我表現/表逹)--我所參與的後果是基於為了無論如何要逹到最大的影響--明顯地只是以文字的方式--這相同的被應用在次元空間的運作指令內而令它在一瞬間改變了--這是一點不能透過思想或是從學識中獲得/接觸到的而只有透過更有效誠實的自我本性反映和在[呼吸之間的]經在無限的瞬間裏的應用和驗証後接通[能力]才會陸續被開啓--亦只有隨着在無限的瞬間裏証實了個人明白/理解到對作為生命[生命的一分子]有着完全的察覺和理解的增多, 接通[能力]的獲得才會相對增多. 因此, 没有人會被贈予此種運用而它是不能被迫出來或祈求或靠冥想來獲得的--這是透過經証實的有效自我表現/表逹, 應用在現今已被容許的現實世界中専注在停止現已在這個世界存在的事和物而去容許那些內裏存有生命的[事物]出現由自己所指揮, 這是成為創造者, 被創造品和創造萬物以及肩負起因此而附帶的責任 - 這就是人的國度和為何地球是在存在萬物中的"秘密"和所有在存在萬物中的創作性的意志都源自地球和為何所有存在萬物變得被因在地球的外圍因為自我表現/表逹的濫用. 這是必需要發生而才會明白到合一和相同等和帶出一個所有都會以單一/合一來前進的模式--當在地球時或死後--所以--没有人會可以用恐懼或學識去操控 [任何其他人作為]俘虜--死亡會是當那些[人的]本性拒絕為了所有都[相等同]合一而走入自我寛恕和糾正的平衡/中止裝置.

所以在吸氣時我觀察我自己, 我內在的本性, 而在吸氣與呼氣之間的時刻[即是]在無限的時刻內我觀察所有參與者相等同我[合一和我的外在反映]. 而在觀察中我直接看出是否需要舉動或說話去指揮那些其他人亦相等同我去自我察覺/自我誠實透過指出那些並不是他們真正本性的重點, 而在呼氣時我表現/表逹我, 內在本性, 我的[注:某些]內在察覺相等同所有圍繞我的參與者而我在有需要時適當地舉動和說話: 去表現/表逹我的不接受和容許在我身邊的參與者中, 有任何小於[==規限]他們自己本性的存在於他們裏面, 亦即是我[注:如果容許他們那就是容許他們成為我自己內裏本性的一部份, 大概是從外在的接納和容許而修正我內在的本性, 外面舉動==內裏表現]

觀察: 在只是呼吸內, 你是被因在意識中的, 只相等同/變為你的呼吸你是被因在意識中的. 這是在介乎吸氣和呼氣之間[閉着氣]的時刻內你才是自由的, 這是在介乎吸氣和呼氣之間的無限瞬間內你才是自由的. 當我們越詳細/明確地理解到要對我們現在已容許的實際上是幻覺[但我們稱之為創作物, 注:即我們身處的世界]是需要被放手的, 那自由就會越擴大和變得越詳細. 這幻覺作為一個訓練模形角度來看--造成的幻像是極好和極有效的--所以--去抗爭或尖叫或去操控都不會有任何幫助的--這是已經是定局了--這是每一個人在地球最後一次作為意識的生命--為那些拒絶實踐寛恕的人們感到悲哀--所會導至的是你會是最後那批才察覺到你對你自己作為全部作為合一作為相等同而你必需要負的責任--所以--我們[內裏本性]會是相等同於我們怎樣對自己的應用.

3. 明顯地如果我發現因為其他人仕[在我周圍]的參與, 而我有內裏移動或情緖或感覺或反應像憤怒在我裏面--我應用寛恕和在我自己的無限瞬間[介乎吸和呼氣之間的閉氣]內[在無限永遠內]做出糾正直到永遠. [注:從外在反映看出問題, 透過無限的時刻作出糾正運動]

先針對自己/本性: 這是重要的. 這是要先糾正對自己本性的察覺, [和]內裏對自己的本性的察覺透過在說話或在個別的時刻/瞬間去栛助你周圍的參與者前先運用必需的自我寛恕. 以能夠有效和適當地指揮他們亦是你自己去拒絶接受和容許任何小於[==規限]他們直正本性的存在亦即是相等同你自己.

由自己開始: 在時刻中不要接受和容許任何小於[==規限]我自己本性的透過呼吸的運用和表現/表逹, 時刻確保我保持在自我本性誠實和自我本性察覺和自我負責內, 經呼吸運用和表逹, 我不會接受和容許任何小於我本性的發生經透過在我周圍的人們[的出現]因他們亦相等同我.

先對[自己本身]自己的本性誠實, 先對自己負起責任, 然後才對個別時刻/瞬間中在你周圍所參與的其他人[是你的外在反映及亦是你]內裏的真正本性誠實等同'指出' 和揭露他們真正的本性從而讓他們察覺到他們對自己本性所要負的責任[注:對外在世界所存在的勸力和責任]. 我經常栛助那些在我在打開[注:應亦相等同他們打開 - 合一個相等同]去顯露他們本性的人仕與他們一起做寛恕, 在他們[本性]容許下而大聲地[注:原文 allowed 諧音 aloud] --對小孩特別有效--例如--對那人或小孩說--跟着我的說話說容許自己而大聲地一遍--我寛恕我自己並没有容許自己察覺在我裏面的內在鬥爭實際上同樣就是地球上所有其他人的內在鬥爭. 我寛恕我自己相信我的鬥爭是獨特的而我是孤獨的. 我對我本性的誠實所以我明白我是孤獨的, 因為我一定要証明自己給生命看才能夠從系統中誕生為生命--等等--這需要練習而去問問題會有幫助.

我可以想像得到那恐懼--我們全都要放棄意識和我們所相信是重要的東西--所以我們全都將會明白我們的恐懼和其他人的恐懼[注:我估是指因為之後將會踏入合一和相等同]--因此--最重要用你自己的恐懼來放棄而說這行不通的, 因為其他人不會相信--跟着你就自己因此逮因住了自己--先集中在自己和測試過它[注:看你是否還恐懼]--或你就會需要在死後面對你那些還未超越的恐懼的本質--並不是一個建議的方法而對你選用那一種方法是没有批判的--現在或死後--怎樣你都只是面對自己[交待]而就方面而言你與每一個人一樣都是獨自的.

先針對自己 - 先絶對確定在個別的時刻裏在吸氣, 介乎吸和呼之間的無限時刻和呼氣之間我是完全絶對没有不屬於我自己的存在在裏面. 內在的察覺, 對自我本性的誠實和對自我本性的負責任三樣都要存在並相等同我自己才能夠在個別時刻裏的參與者內'指出'和揭露隠藏在他們裏面什麼不是屬於他們的本性. 因此我必定要確保我絶對在裏面即是我[的本性]没有不是我[本性]的存在着, 不接受任何小於我[本性]的, 才能對在個別時刻中的參與者做相同的事.

4. 明顯地--我已透過多次這樣的實習集中在透過寛恕糾正我自己--對我的糾正行為建立起一層信任和因此信賴我會在時刻/瞬間中本着所有合一和相等同而舉動 --換言之--因為我對自己本性的誠實透過明白/理解本性的糾正和用合一方式表逹用相等同在負擔責任內--我相信我會行使必需的行為去栛助揭露和[樹立] 實際的榜樣--我不能夠挽救其他人或糾正其他人--我只能夠揭露自我的欺騙而只有當我証實了我已糾正了我裏面的自我欺騙. 這是透過對次元空間性的接通--没有誠實--不會有直接的接通--没有証明到你相等同/就是所有的等同合一的--不會接通--只活在思想和圖畫--只有零碎的懷疑--但誠實被永遠的証實了--完全的接通--[會]就像你和我在3D現實中一樣地聽和看得到--談話--你[那時]現實中的体驗將會像次元空間和地球一樣是合一的--這是給每一個在地球的人的準則--所有人將會同樣地看到和與次元空間溝通--就即是我們在3D在做的--關鍵是--自我糾正和自我察覺及有效的[注:應指本着合一而相等同的]應用--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能夠做的

這個要記着--接通是根據自我表現的情度--你[表現中]對所有相等同合一負起越多的責任, 你就會給予越多的接通--所以没有人可以實際傷害其他人--只有系統傷害其他系统而死亡只是系统的死亡.

5. 對自我欺騙的糾正是指在每一時刻中找尋能適用於無限/永恒的解決辨法--那表面看是很怪的, 但要明白--那'我是'(The I am)只存在時刻/瞬間中而不是在思想/腦海內--所以如果我已對我自己証實了我的誠實並証明了我的舉動是為了終極的合一和相等同的我的'我是'會在時刻 /瞬間中顯示我應該怎樣做的--"無論在任何的情況之下"

6. 這表示答案是不能被預先準備的--我[本身]一定要準備好因此要察覺而在我的[持續]察覺性當中--自我指揮--因此我必定要相信我自己不會濫用我的察覺去成為我的為自己的手段或我的意向[私人喜好], 但會為了"大家/大眾"的喜好--這就是權力--如果這可以被稱之為權力--權力[的定義]是被極大的扭曲/誤解了的.

在透過呼氣而在裏面的自我表現/表逹 - 本性的外在自我表逹是不能被預計的 - 自我本性的表現是不可能被預計的因為它並不相等同記憶, 就像它並不相等同思想/思念, 情緖[反應]和感覺等等的反射/反應性行為. 外在自我表現與內在察覺[即是自我本性]相等同合一 - 是不可能被預計的包含在不可能預計裏面而這特性亦相等同和顯示自我的信賴/信任的存在. 然而這無定向的自我表現是在時刻/瞬間內說出的文字與需要的舉動是合一[相等同]的 - 而是為着和逹至相等同和合一為了整体合一和相等同的最佳舉動. 因此, 在不可能預計的自我表逹/表現裏, 信賴的存在基於我會在這時刻/瞬間為了所有作為合一作為相等同的最佳利益而去講和做 - 相等同每一個人類[本身就已經]代表所有存在萬物像所有相等同合為一並互相等同.

7. 在吸氣中我評估我自己和我對自己所察覺的--在[閉氣]中間的階段我在無限裏測試我自己--在呼氣中我參與信賴和讓字句流出--没有任何思想--這樣將會是'我是'字句--我們全部都是這個'我是', 但這個我是重來都没有說出口--[是我們的]思想/腦海在說--這是人類的災難--

是在不可能預計的自我本性表逹之內並以此種形式出現, 透過呼氣作為外在表現/表逹自己的內裏察覺即是自我本性 -- 那樣'我是'說和表現/表逹作為全部作為合一作為相等同 - 適當地, 為着對所有作為合一作為相等同. 這裏'我是'用聲音說話以聲音形式表現/表主逹而你的文字變為無限[不斷]膨脹/擴張的聲音而你會看到你的字句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在存在萬物裏流動--這是真的很奇妙的--但對系統或思想/腦海是没有可能体驗得到的

我們怎樣才知道是'我是'在說話--思想/腦海是靜默的--只要思想/腦海在想或[有]某些更強大/偉大的圖像存在--'我是'就不會說話-- 參看 Baird Spaldings 書中的十誡 - 有某些修改是需要的--但在那裏所表逹的融合只有透過誠實和自我本性寛恕才可能發生, 這些亦是每一個人自己的內在進程必定要自己去做的而没有人可以代替任何其他人而做的--那些等待其他人的--將會[同樣會]經歴[他們所等待]那些人們所注定的[結果, 等待其他和本身在等待的會有同一命運]--去表明--作為我們對自我本性誠實和自我寛恕實行的自律不論任何的挑戰--將會顯現的--這是明確肯定的

看人類是怎樣被迫對世界大事大聲疾呼但[他們的說話]只有很小什至毫無作用(注:因為實際上我們的說話是在不斷在製造我們自己將會活在的將來的)--因為他們還未完成這自我本性的察覺的在[他們自己]內在層面的實際應用--因此--極大的災難現在必需要顯現--[原本]如果我們每個人都馬上著手在時刻當中揭露和寛恕及自我糾正這些災難並不是必需的

自我本性揭露的進程相等同自我本性的前進/移動, 取代世界內把我們經毫無自我本性察覺, 毫無自我負起責任和毫無自我本性誠實所產生的影響不斷累積逹到了飽和 - 逹至災難性的情度而亦只有隨後令到我們自我本性揭露和為了[所有]我們自我本性前進/移動.

我已經恒年以這樣的方式生活, 但以以文字實際的來表逹費了些時間.

看在這個實際生活的模式 -- 不需要神, 不需要智者/大師, 不需要升天把你的屁股升去一個更好的[極樂]世界--最[極樂]的地方是自己[注:時刻察覺自己], [在]這裏 - 相等同自我啟導. 不需要任何宗教但只需在時刻/瞬間中察覺. 不需要甜言蜜語因為你是那隻在時刻/瞬間之內[喻為時刻/瞬間之花]內收習察覺[喻為花粉]的蜜蜂 - 知道蜜糖會從[時刻/瞬間]中產生出來. 這是生命的食物.

呼吸應用因此是 - 持逐練習應用(原文: constant--practice)

四下吸 四下無限 四下呼 - 重復

無人[如神/鬼/佛]會來到[世界]去給你証明而只有你自己可以--這是肯定和只有自己會証明自己給自己--這是相等同和[同]合一的實際表現/表逹

享受/自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anslated by Fred Cheu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red Cheung
http://desteni.org/Osho/bernard13.htm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原文出自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t=42

2017/03/26

Day 42 - 你的信念是錯的


Day 42 - 你的信念是錯的


在記憶中有類似的話--問我:「為什麼沒認真聽XXX?」「有沒有讀XXX?」「要認真聽XXX。」「要多讀XXX。」「好好讀XXX。」--聽到那些話總讓我很憤怒、排斥、厭惡、壓抑,為什麼一定要強迫別人接受你的思想/信念?真的很憤怒,為什麼要控制我?不能讓我自由嗎?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對於別人要我接受他們的信仰、信念感到憤怒。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相信認為感覺我不能妥協、不能認同他的信仰、信念,不然就是對自己不誠實,而沒真正做到誠實得去察看實際上的情況--在當人們能夠敞開心胸不帶自我防衛的倾聽我的聲音時我才能夠表達我自己(而不是像現在一樣默默的表達我的抗議),反之,目前最好的應對是不跟人起衝突,保護好自己,積極利用時間做對(我)生命/生活有義意的事。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覺得自己被人控制、強迫,讓我不自由。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對於別人認為我應該要做什麼,而我不認同,但因為他人的權威而要被迫放棄自己的自由而感到絕望,想放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去看見、領悟和了解到,放棄是我採納一個在我心智中創造的幻覺的結果,在其中我操弄我自己進入一個經驗和相信我沒有力量、能力或容量去掌握、處理或工作於某人或某事。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在當某事似乎好像它可能是一個挑戰或當我看到在我裡面一個點、模式或建構的程度時,如此簡單和快速地由我自己放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去領悟正是那個時刻我開始去查看在我裡面的一個挑戰或一個點相關的訊息,經由一個反應和情緒的湧出,我已經開始放棄,在當中我然後由那挑戰/點更多的分離我自己,如同我建立了更多更多的反應像是對那挑戰/點生氣、挫折、惱怒、自憐和煩躁-直到我感到我再也無法掌控它然後正式的放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覺得相信感覺我要堅持我自己的信念-不接受他人的思想和信念。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覺得相信感覺我要表現出不合作的態度這樣他們才知道我不認同他們的信念。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認為相信感覺我表現出不合作的態度才會是不認同他們信念的表示。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覺得如果我表現得很合作他們就會覺得他們是對的,然後繼續走在錯誤的方向上。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去看見、領悟和理解到-不管我和不合作,他們依然會照他們自己的信念行動、指揮。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相信認為感覺我要拯救他們-用我不合作的方式讓他們醒悟他們的信念是否哪裡錯了。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去相信認為感覺就是因為他們的不醒悟導致我要要救他們,但他們又無法因我的表現而去反省自己。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相信認為感覺我能夠拯救他們,而不是去看見、領悟和瞭解我無法去讓他們救自己,當他們覺得不用被救時。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去看見、領悟和了解到,只有自己能救自己,而別人是無法救和改變你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去相信認為感覺自己應該要救人,因為我接觸到了真相,而他們還沒有看見真相。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去看見、領悟和了解到,當人們不想被救、不想看見時,就算真相、救贖放在他們眼前他們也是看不見、不會去碰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去認為相信感覺因為他們也是我,所以我要救他們。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去看見、領悟和瞭解到用不合作的方式並不能拯救他人,反而會更分裂自己,使自己的進程增加難度。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沒有去看見、領悟和瞭解他們所做的控制、強迫和限制我的自由正顯現了他們對自己所做的,限制、控制、強迫他們在一個信念裡,受信念的主導,用控制、強迫和限制他人來保護他們的信念,同樣的,我也一樣。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限制、強迫、控制自己去表現不和作,將不合作就等同解藥/救贖-救贖他人,等同自己。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認為相信感覺我不合作就能拯救我的信念/立場/想法才是對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害怕發現、了解我的信念/認知是錯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害怕他人跟我說我的信念/認知是錯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害怕別人跟我說我是錯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用常識去理解、察看、調查我所知道的知識實際上是不是對我有幫助。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認為相信感覺別人的認定/定義能代表真實/實際上我的常識判斷。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將自己的認知責任放在他人之上,而不是自己對自己負責。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 讓別人表達他的信念和要我照做的記憶/事件附加了如此多的念頭和情緒反應,並使我自己在當下的此刻回想起來受情緒感覺思想的影響,不能處在當下,做對全體最好的行動/表達/應對。


在我遇到同樣表達他們的信念並想要得到我的認同的人對我說話時
-我停止,我呼吸
-我看見、領悟並瞭解到雖然我並不認同他們的信念,但在此刻的人仕並沒準備好接收其它異於他的信念的知識-即使它是有效的、真實的,而我目前能做的只有不引起他/她的心智的防衛機制,不去反駁他,讓他/她感覺到威脅,且在同時支持自己持續走進程,從自己做改變,進而因為我的改變而影響他人,帶動他人的改變,同時等待他人的加入。



DIP線上課程—學習如何超越心智系統
http://desteni.org/chinese/forum/viewtopic.php?f=9&t=690
DIP Lite--http://lite.desteniiprocess.com/ (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http://desteniiprocess.com/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locale=z